當前位置:首頁 >> 新聞中心 >>詳細內容

2元可買雞腿飯配飲料 高校保安阻截低價外賣

來源: 2014-10-31 中國經濟網     作者:覃劍 何瀅      日期:2014-10-31     總瀏覽量:4349

        10月30日,湖南農業大學芷蘭學生宿舍,宿舍入口貼有禁止外賣進入的標示,外賣員只能在門口等著學生出來拿。
  2塊錢可買到雞腿飯配可樂,1塊錢可吃到原本需要10元的蓋碼飯,還送飯上門,這像不像“天上掉餡餅”?幾個月前,湖南農業大學的校外餐飲店將外賣搬上網絡平臺,學生只要安裝相應的手機軟件,就可參加優惠活動。與食堂要花6—9元吃一頓飯相比,這些“低價”外賣吸引了不少學生。
  然而,這幾乎免費的用餐形式并沒有受到校方歡迎。面對每天近700臺次的電動車外賣大軍,校方出于“凈化校園環境”和“食品安全問題”的考慮,組織多部門阻截外賣。
  “你好,外賣到了。”10月30日上午11點半,湖南農業大學芷蘭學生公寓17棟后門,一群外賣員在打電話。他們倚著電動車,時不時瞄一下前方的幾個保安,雙方在雨中對峙著。從29日開始,校方不再允許外賣送進宿舍區,外賣員只好打電話叫學生下來取。
  
       現場每個門設5個保安,阻截外賣送餐

  30日上午11點,快到飯點,湖南農大宿舍區外的外賣員開始多了起來。他們將車停在宿舍區大門前方3米的位置,旁邊“嚴禁一切小攤小販外賣進入學生園區”的標語很醒目。
  有學生告訴記者,標語是29日剛貼的。自29日開始,學校不允許外賣員進入各大園區,近40名工作人員輪流嚴守5個大門,最多的時候1個門有5名保安。
  校方不讓進,但外賣員依然不少。從11點到11點半,記者見到近50個外賣員,其余4個大門口也有大群外賣員集結。相比之下,學校食堂很冷清。中午12點左右,記者到達該校學生一食堂時,發現用餐的學生不超過10個。
  外賣不能送到寢室,這也影響了部分學生點外賣的熱情。住16棟的小李穿著睡衣拖鞋在門口四處張望,一個外賣員推車上前:“是你的不?”話音還沒落,一名保安大聲喝道:“離遠點!”小李快速拿走外賣,有些不耐煩,她表示不會再點外賣了。
  
        學生網上點外賣,“低價,還送上門”

  幾個月前,湖南農大附近的快餐店轉變經營方式,開始電子配送。學生只需要下載相應的手機軟件或登錄網站,便可以網絡點單,而這些軟件則提供各種優惠活動。
  30日上午,學生小王通過網絡平臺在餐館訂了一份蓋碼飯,飯的原價為10元,參加“五元管飽”(指定套餐不管原價多少,都只要5元,偶爾還贈送飲料)活動,9元變5元。再通過“在線支付滿4元立減4元”優惠,又減免了4元。最終,小王只出了1塊錢,就吃到了原本需要10塊錢的蓋碼飯,還送飯上門。
  一位不愿具名的女生表示,她此前曾連續吃了半個月的2元雞腿飯,還送可樂或紅牛。她告訴記者,學校食堂內的米飯1毛錢1兩,青菜2元,帶肉的菜3.5元,全葷的達5元以上,一頓飯吃下來要花6到9元,“兩者對比,外賣更低價,還送上門,更有吸引力。”
  在學生的指引下,記者登錄一款訂餐軟件,定位“湖南農業大學”,發現附近可配送的外賣店達170家,月售最高的店家訂單達3911單。
  
       校方考慮環境和食品安全,將外賣堵在門外 

  湖南農大后勤服務集團總經理劉浩源表示,學校最近做了一次詳細統計,有六分之一的學生—超過6000人點外賣,“29日前,每天有近700臺次的電動車進學校送外賣,學校現在每天產生的白色垃圾、餐飲垃圾多達9噸。”劉浩源說,自從開始網絡點外賣后,學校附近的餐飲店從69家增加到289家,“有的店面看不到顧客,但廚房內的鍋子卻忙不停。”
  劉浩源介紹,考慮到學生用餐安全問題,以及外賣大軍對校園治安秩序的影響,學校曾多次開會討論外賣問題,最終決定組織保衛處、后勤服務集團等多部門阻截,“不讓外賣進學校”。
  外賣的市場份額增大,或將影響到食堂營收,這是否是學校干涉外賣的原因?該校宣傳部副部長米正華對此予以否認,他表示,學校“主張學生不吃外賣”,是為了凈化校園環境和食品安全問題。劉浩源也表示,外賣對學校食堂的影響并不大,學校所有食堂月營業額僅減少了1萬元。但對于外賣市場可能對學校食堂產生的影響,劉浩源表示,此前另一所高校后勤負責人曾與他聊及外賣影響,對方稱受外賣影響,該校食堂營業額下滑近50%。
  劉浩源表示,保安堵截外賣員,但效果依然有限。米正華等人表示,學校也想呼吁相關部門規范市場。
  
        快餐店
  訂單多了,總營業額卻相差不大

  
        小孫一家來自沈陽。9年前,她還在農大上學時,父母就來學校附近開了個拌飯店,距離最近的學生公寓不足百米。30日中午記者到達時,店內僅有3人在用餐。
  小孫母親說,學生低價買外賣,他們快餐店卻沒虧,因為優惠活動大都是訂餐平臺給的。一份10元的飯,學生付1元,訂餐平臺會補貼7元。29日之前,他們每天可接200多份訂單,但學校阻截后,訂量減了一半。對于學校的做法,小孫表示愿意配合,“能多賣就多賣,少賣點也問題不大”。
  小孫家不是第一批嘗試網絡訂餐的。周邊的店面都開始訂餐,沒有了客源,他們不得不加入網絡競爭。“從目前的情況來看,優惠活動多,銷量大,訂餐平臺的補貼也很準時。”小孫說,但這種模式能持續多久,她無法給出肯定的答案。在她看來,附近的快餐店參與網絡訂餐也是被逼的,總營業額實際相差不大。
  記者走訪了多個快餐店,說法大多與小孫的一致:作為餐廳,他們必須順應技術和學生習慣的變化,抗拒這種變化,只能是被市場淘汰。 

站內搜索